• 2021.06.14 修正書名搜尋搜不到的問題,感謝 金子 回報!

  • 2021.02.07 網站重新改版上架,歡迎遊玩,有bug可以到plurk回報給魚ㄦ:p

囚于永夜 麥香雞呢

溫然是beta。
七歲,溫家從福利院將溫然領養回家,作為夭折的小兒子的替代品。
十七歲,溫然被植入omega腺體,成為與顧昀遲擁有97.5%高匹配度的omega。
說話很難聽 X 職業受氣包
先(訂)婚後愛,一些真香,一些狗血
本文人物角色及背景設定僅與《欲言難止》相關,與其他文無關。


2 筆 2 0

欲言難止 麥香雞呢

陸赫揚 X 許則
許則認真思考過,他和陸赫揚唯一的共同點在於,他們都是聯盟預備校中信息素等級最高的alpha。
除此之外,兩人沒有任何相像相關的地方。


2 筆 1 0

荊棘滿途 苦艾

他弟每晚都在偷窥他。

李斯安仁慈地把這個與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養大,然後殘忍地拋棄了。

綠茶小瘋批弟弟×前期道德標兵哥哥


1 筆 1 0

栗子熟了 老梨花喵

在遇到陳方之前,薛麟是不相信自己會對誰一見鍾情的;

在遇到薛麟之前,陳方以為自己不論對誰都不會真的動心。

始于見色起意的一見鍾情,本以為對方會成為自己生命中一段令人驚艷的萍水相逢,誰也沒有料到感情就此在心中扎了根。


1 筆 1 0

被當作工具人後 和我是靚仔又有什麼關係呢

傅明羽:這就是我工具人

宋珩(內心):你也是

傅明羽:我只把你當炮友

宋珩(內心):我也是

一段時間後

傅明羽:其實我不是那樣想的

宋珩:但我就是那樣想的

再後來

宋珩:明羽,以前是我錯了,我們重新來過好嗎

傅明羽:滾JB蛋


1 筆 1 0

二婚 鹹魚626號

老男人/小老婆/都是二婚/沒有道德/相當低俗
依舊是老男人愛嬌妻文學,依舊無三觀,依舊很低俗。


1 筆 1 0

收心 寒鴉

都說裴老板是情場高手、沒心的浪子。對情人有求必應,即便分手也體體面面,跟了他就是純賺。

  只是他身邊一直新舊人不斷,這些年來,沒有什麽人能長久的留下來。

  終於有一天,他帶回了一個低調溫和的老男人梁逢,還帶了個孩子。

  梁逢不但人文文靜靜的,做飯也很合裴文傑的胃口。

  坊間盛傳裴老板不過換換口味,不過幾個月便要換回來的。

  可他不止把人帶回了帝都,還結了婚、領了證。

  下班回家。

  出門上報。

  浪子回頭金不換,這一次,裴文傑竟然真的準備收心做個顧家好男人。

  可當裴文傑鼓起勇氣表白的時候,梁逢詫異。

  梁逢:裴先生,您是不是搞錯了,我們之間只是協議婚姻而已。

  協議婚姻,先婚後愛,同性可婚,1V1,年下

  受曾經是攻的老師,受有白月光,且不是攻。

  攻情感生活豐富,結婚收心後一路恪守男德,自帶捶跑小三BUFF,絕不讓其他人沾染自己的身子


1 筆 1 0

天生乙方 折周

一位都市隸人明碼標價的婚姻

  隋燁 x 付斯懷

  付斯懷的婚姻合同簽署得非常規范。

  按本科學歷計算的底薪,疊加廚師、按摩師、生活助理的月薪,如有外出就餐等項目會額外折算提成。

  總而言之,待遇豐厚,隋燁雖性情不好琢磨,但不會刻意刁難,勉強能算天使甲方。

  只是最近付斯懷的婚姻出現了危機。隋燁變得古怪,脾氣陰晴不定,對待付斯懷也多加挑剔,吹毛求疵。

  根據付斯懷觀察,應該是隋燁跟他男朋友吵架了。

  付斯懷工作得如履薄冰,但不久後還是收到通知——離婚吧。

  付斯懷憂愁地抽了根煙:體制外工作就是不穩定,是否該向隋燁申請N+1賠償?

  薪酬合同已經暫停,離婚程序因預約人數過多暫定三個月後辦理。

  在此期間搬完家的付斯懷又收到通知——隋燁滑雪摔成重傷,需要名義上的家屬陪床照顧。

  這是退休返聘?不,這是無薪007。

  付斯懷憂愁地抽了第二根煙:男朋友呢?能否過來輪個班?


1 筆 1 0

破碎後勁 何暮楚

重逢之後,每當應筵隔着交錯觥籌不經意與岑諳對視,他總會想起無意間撞見的那道橫卧岑諳腹部的傷疤。
可現在的岑諳不需要再試探着問能否在他家留宿,不需要想方設法讓他記起他的生日,不需要求他一張合影卻只換來他的心不在焉。
岑諳不需要他,只會避開他的手冷淡地回一句“請自重”。
A×B,應筵×岑諳


1 筆 1 0

私有財產 白鹿

金主狂吃回頭草,從嘴硬霸總到寵妻狂魔

  -

  李君臻跟了簡豫七年。

  七年裡,簡豫做著完美金主,對他十分大方。

  李君臻想要星星,簡豫把月亮也摘下來一起送給他

  漸漸,李君臻沉溺其中,情愫暗生。

  直到一次意外,他聽見簡豫漫不經心地和朋友說:

  “君臻?他是很好,我很喜歡他,不過也僅此而已了。”

  李君臻苦笑,還以為自己是特別的,原來都是一廂情願罷了。

  他提出結束關系,簡豫十分冷靜:“想好了嗎?不後悔?”

  李君臻搖頭,沒有半點猶豫地轉身離開。

  簡豫覺得李君臻不過是嘴硬,他是養熟了的狗,很快就會乖乖回來找自己。

  誰想,李君臻這一走就再沒有回過頭。

  再見面,是在一個酒局上。

  李君臻正好也看到他,回頭對他露出一個極漂亮的笑容。

  簡豫心中一動,正要迎上去,李君臻卻徑直越過他,走到一個斯文俊雅的男人身側。

  遠遠看著兩人親密的身影,那一刻,簡豫的眼裡沒了任何笑意。

  李君臻對此毫無所覺,直到他中途去洗手間,突然被人扣住手腕,整個人被壓到走廊狹窄的牆角裡。

  他抬起頭,曾經一慣高高在上的男人死死圈住他的腰,嗓音低沉道:“離開我,就是為了找這樣的?”

  前期戀愛腦後期人間清醒受x嘴一直很硬的金主渣攻

  一句話簡介:金絲雀想開了之後,狗東西不幹了


1 筆 1 0

做主 酉三柚

外冷內熱的矮子dom方聞 x 外熱內冷的戲精dom孔縱

“那麼這次我們誰做主?”


1 筆 1 0

冷感動物 籠中月

清醒直男冷感受 x 暴躁甜心跋扈攻

-

李識宜從小被人踩在腳下,父母早亡,還留了一屁股債給他。

他性格像刀。

沉默,鋒利,冷感,不懂得拒絕,也不會喊疼。

步入社會後他努力還債,日子過得拮据平淡,直到遇上譚承。

當年唯一幫過他的人就是譚承。

李識宜變了。

他會看著譚承發呆,會對譚承笑,偶爾還給譚承做飯。

但譚大少爺渣得明明白白。

忽冷忽熱就算了,性格爛還愛撒嬌,打一巴掌給個甜棗。

“寶貝兒別生氣了,來來,香一口。”

“……我是直的。”李識宜面無表情眼神冷漠,被譚承強行索吻卻還是會臉紅心跳。

而譚承身邊的人都覺得,外表冷硬的李識宜背後應該是個舔狗。

——

“又洗衣服又做飯,有他這樣的直男?”

“……”

“圖譚哥的錢吧,靠,看得我都想吐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是,我去,怎麼還同居了,譚哥來真的??”

後來看到一段當年的錄像,李識宜突然發現誤會大了。哪來什麼救贖?不過是無聊時的戲弄而已,譚承才是罪魁禍首。

李識宜:“……”白給。

他連一起養的狗都沒要,連夜就把譚承給蹬了。

可譚承不幹了。

譚承瘋了一樣找他,找到以後恨不得把他關起來,不許任何人碰他一根頭髮。


1 筆 1 0

婚姻遊戲 江南丘陵區

“我的婚姻,是一场推幣遊戲。”

平平無奇常見富二代×大和撫子型人妻

當一個溫順的花瓶走入一場穩定的利益婚姻。

實際上,生活遠比想像中刺激。
實際上,各種各樣的攻。和想像中不一樣的受。


1 筆 1 0

爛人真心 依個芸

陸岩青vs餘杭

爛人交鋒,你來我往,心知肚明,看透不說透。

-

換男友如換衣服的餘杭,剛回國就看上長得帶勁、身材好的陸岩青。

朋友卻警告餘杭,勸他不要去招惹,據傳,曾有人為了陸岩青身亡,他連追悼會都沒去。

餘杭聽後,輕笑著點了一隻香煙,“這不巧了嗎?我就喜歡這種沒真心的。”

畢竟爛人嘛,還是和爛人玩最相配。

-

結果人都還沒釣到手,公司的一批貨突然被扣了,餘杭匆忙趕到現場,又發現對接的海關,不就是昨晚和他說“試試”的人麼?

更有趣了。

-

再後來,餘杭和陸岩青打得火熱,卻在生意被擺一道時,才恍然,原來陸岩青與他戀愛,是別有目的......

-

無白月光情節。

【排雷】:受一直只當0,非1轉0,且攻受有些方面真挺渣。


1 筆 1 0

清醒夢 凌伊、

做了三年的地下情人,蘇翎終於心生退意。

  衣冠禽獸渣攻(韓弘煊)X 清冷清醒受(蘇翎)

  金主情人 / 狗血虐戀 / 深夜讀物 / 結局HE

  年上、虐戀、HE


1 筆 1 0

情人港 Flame

清高彆扭富二代yd受*暴發戶一代浪子攻

“許嘉潤,你要是覺得我配不上你,你就去找配得上你的吧。”

年上,大概說的是嘴硬心高受怎麼喜歡別人和怎麼討人喜歡的故事,含反差掉馬情節。


1 筆 1 0

逐鳥記 江無七

兄弟年上,致郁向
秦正語知道自己喜歡上了哥哥的那一天,他就寫好了遺書。
遺書裏寫:我什麽都沒有,幹幹淨淨來,幹幹淨淨去,人生不過一場夢。
真·兄弟,年上。
苦戀無果,背德亂 倫,夢中夢中夢。
內容标簽: 悵然若失


1 筆 1 0

濫春 秦柒

獻祭吾愛。
在落寞中生,在愛慾中死。
喬玖笙,夜夜笙歌的笙。


1 筆 1 0

老婆死了才後悔 伽岩

池念和大明星黎越地下戀情五年。
  從十八歲的初識,陪著黎越從默默無聞的素人到風光無限的大明星。
  可惜五年感情,依舊撼動不了黎越這座冰山。
  
  黎越從來不公開他們戀情,也不帶池念去見自己的朋友。
  直到兩人戀情曝光,有媒體問起他和池念之間的緋聞,黎越也只是在鏡頭前否認:抱歉,粉絲追星走火入魔。
  前程和戀人,黎越毫不猶豫選擇了前程。
  
  池念被罵私生粉,尊嚴被踩碎,脊背被壓彎。
  當狼狽不堪的池念找到黎越,握住手腕想要求救時——
  黎越只是掙脫開那隻手,用濕紙巾慢條斯理擦拭手腕上被碰過的地方,居高臨下。
  “真髒。”
  這是他對池念說的最後一句話。
  
  後來池念死了。
  死在一場意外事故中,再也沒回來。
  
  黎越依舊無動于衷,投身在紙醉金迷的名利場,站在耀眼的聚光燈下。
  五年戀人的死亡,並沒有給黎越帶來任何改變。
  就連葬禮,也沒去看一眼。
  *
  沒有了池念,黎越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大明星。
  唯獨喝醉的時候,腦海裡會不知不覺想到一個人,然後一遍又一遍翻著相冊。
  偶爾一個人獨處時,也會夢到池念。
  
  夢裡的池念還是他熟悉的模樣,溫溫柔柔,笑著朝他伸出手。
  可當他想要回握那隻手時,卻握了個空。
  “池念——”
  黎越睜開眼,從夢中驚醒。
  公寓裡空蕩又冷清,再也沒有人陪在他身邊。
  桌上還放著他和池念的合照,黎越拿起那張照片。
  這才想起來,池念已經死了。


1 筆 1 0